本文摘要:多年来,香港的司法权几乎是“神话”。

多年来,香港的司法权几乎是“神话”。无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管治制度中,还是在普通人的心中,都有近乎“至高无上”的地位。这为香港奠定了基石,香港通过金融和港口商业发家致富。同时也赋予了法官极大的自由裁量权和崇高的社会地位。

但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法官不合格,对香港的损害将是巨大的,例如香港的“黄尸”法官。“见贼如东风暖,见警如风寒”,香港的酷皇法官早就有了!可以说,修改法律已经持续了一年,黄法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香港高院裁定《禁蒙面法》违宪,防暴警察未出示警号,被判违反《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等无理判决,我们都面红耳赤,怒不可遏。我们也笑着表扬了被法官拒绝保释申请的国家安全法案第一被告人,以及被法院迅速驳回不合理申请司法审查的前立法委员郭荣铿。

很奇怪,这些可能在爱国爱港人士中引起巨大争议,或者在封杀派系中引起强烈不满的案件,竟然是同一个法官的手!他是香港高等法院原讼法庭高级法官周佳铭。周佳铭这个名字可能会让很多内地人生疏,但实际上,他在香港执法界的名声不小。特别是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周佳铭因为频频审理的案件,在香港引起了大规模的舆论争议和讨论,在香港本地人当中声名鹊起。

我相信,看到周佳铭的照片后,市里认为香港高等法院一审法院的法官真的很年轻!是的,周佳铭,1964年出生,今年才56岁,担任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6年。这样的职业道路绝对是香港执法圈的“天花板”。别人羡慕不了这么顺利的生活。

大家都知道,想要幸福,一个靠实力,一个靠运气,缺一不可。本周,正义,有一个“两全其美”!谈实力?人家周佳铭,打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周佳铭中学时就读于香港的一所名校。他以班级第一的成绩考入香港大学执法系,然后以第一的成绩毕业。

毕业后,周佳铭没有直接进入司法系统,而是选择从事商业和房地产行业的执法服务。这件事在香港属于高收入行业,也就是说,相对于很多本地大学毕业生毕业后失业的情况,周佳铭可谓是事业初期的巅峰,直接进入了金字塔的上层部门。

先建立事业,再建立房间。挣了很多钱的周佳铭很快结婚并生了一个女儿,这使他的生活很顺利。以他专业的执法能力和丰富的家庭背景,对香港的执法圈了如指掌。

来往的人不是有钱就是贵,可谓“与大文人谈笑风生,而非丁白”。然而,这种发展的生活史也使周佳铭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漂浮在空中看不见他的脚。

他长期和自己生活在同一个高收入阶层的小圈子里,除了执法和金融界,和外界的接触很少。这导致周佳铭对香港社会和普通市民所面对的许多实际问题缺乏深刻的了解。

生活在象牙塔里的他,就像温室里的一朵花,以为自己的社会和人民都像他一样幸福地盛开着。一百港币能买多少斤新鲜猪肉和冻肉?不好意思,“花”怎么能吃碎肉呢?像周佳铭这样的人,如果他们成为老师,很可能会给学生带来专业知识和勤奋的人生观。但他去世后,当了法官,事业几经台阶,大踏步前进。

作为法官,我们不仅要尊重和尊重执法,而且要深刻理解执法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平衡
原因归结于周佳铭的两个“朱子”。这两个“朱子”不仅是周佳铭事业的“运气”,也成为一把双刃剑,使这“温室里的花”渐渐长歪.可以说,周佳铭的第一个朱子是香港司法会议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里的“第一兄弟”。

周佳铭和马道里在执法界进行了广泛的谈判,他们自然会相互了解。周佳铭的职业素养引起了马道里的注意。它们在维护香港司法独立方面高度一致,只有普通法适用于香港,司法权高于一切。诚然,聪明的周佳铭知道崇拜马道里山对他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爵后的事实也证明,马道里的这条大腿真香!周佳铭于2004年被任命为高级法官,并于2010年被任命为高等法院一审法院特别法官。2014年,在执法创新委员会任职仅两年的周佳铭,被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马道里任命为高院一审法院法官,正式转正!以他当时的年龄和资历,是香港司法界“无过往”的特例。马道里对周佳铭的影响不仅限于他的仕途。

众所周知,自修订法例以来,香港不少法官都采取了有偏见的政治态度。他们对小偷的温和判断往往会引起巨大的争议。有的法官甚至在庭审时直接称小偷为“优秀步道”(优秀儿童)。

面对司法界的各种批评,马道里大法官一直搪塞说“司法权不受外部因素和政治态度的影响,应该保持独立”。当大法官郭伟在庭审中断时怒斥小偷各种破坏行为时,马道里因为不应该反映自己的政治态度而调走法官,导致郭伟在法庭上的斗争。

与此同时,早在两年前,改革派提出《基本法》的执法岗位要高于普通法的时候,马道里在讲话中就强调“《基本法》中的一些规定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显然都只与普通法制度有关”,这让执法界很多人感到恐慌。所以,作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口口声声说“法官不应采取政治态度”的马道里,真的没有政治态度吗?他的言行证明他没有遵守自己的原则。在面对马道里的时候,周佳铭也深入贯彻了马道里的态度。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禁蒙面法》违宪的裁决。

众所周知,暴风雨爆发后,许多身穿黑衣的小偷举行砸、抢、烧,袭击市民和警察。黑色面具成了他们逃避警察攻击的“护身符”。为了制止暴力,控制混乱,特区政府引用《紧迫法》来总结《禁蒙面法》。《禁蒙面法》一次颁布,便对黑衣大盗发生了庞大的震慑效果,更为警方执法提供了重要依据,陌头暴力的火焰立时被浇灭了不少。

然而,一众阻挡派立法集会员对《禁蒙面法》申请了司法复核,效果卖力审理此案的周家明裁定《禁蒙面法》及《紧迫法》在危害公共宁静的情况下订立规例方面违宪和无效,令众人哗然。幸亏其裁决在上诉庭被部门推翻。就周家明裁定《禁蒙面法》一事,内里还潜伏了不少玄机。

对于这起《禁蒙面法》司法复核案件,原定的审理法官并非周家明,而是林云浩。但好巧不巧的是,马道立突然摆设周家明加入该案件,与林云浩一同审理。这种暂时加入主审法官的情况在香港司法历史上很是稀有。

而从最终的裁决效果看,马道立摆设周家明介入此案,显着就是为了实现“《禁蒙面法》违宪”这一目的的。而此案更为重大的一个玄机是,就在讯断的前一个月,周家明与“叛国乱港四人帮”的重要人物李柱铭举行了秘密碰面。其时,已有媒体和网友在网上爆料此事,但未引起众多关注。

周家明怎会与李柱铭这样敏感的人物私下勾通在一起呢?许多人不知道,他们两位可不是暂时勾通,而是“师徒情深”呐!没错,李柱铭就是周家明的另外一个“朱紫”!周家明与李柱铭的渊源要追溯到周家明在香港大学念书期间。其曾在暑假实习担任李柱铭的助理。李柱铭同样看中了周家明的专业素质,所以对周举行了着重的造就,并成为了周家明的“师父”。

与此同时,身为学生、涉世未深的周家明就像一张白纸,李柱铭固然不会放弃在这样一张白纸上“乱写乱画”。在相处的历程中,李柱铭不停对周家明贯注其政治理念,把周家明作为笼络的工具举行经心造就。

固然,在执法界深耕多年的李柱铭也使用其在执法界的人脉和资源不停资助周家明的事业大步向前。这不仅让周家明对其越发信任,更对李柱铭怀着感恩之心。

所以,要说周家明不受李柱铭影响、没有任何政治态度,你信吗?在裁决《禁蒙面法》之前,师徒二人在秘会中到底谈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裁决效果证明,这么多年已往了,李柱铭和周家明依然是“衣钵相传、师徒同心”呢!从上面的图中也可以看到,同样能体现周家明政治态度的事件,即是上月19日其裁定警方不展示警员编号违反《香港人权法案条例》(下称人权法)的案件了。

周家明在审理该案时,以违反《人权法》第3条为由讯断警方败诉。更主要的是,周家明在讯断中竟还品评警员投诉科和监警会制度存在问题。

存在问题?那我们来看看,这个问题到底出在那里!警方不展示警员编号这件事,实际上并不是所有警员不展示,而只是警队的速龙小队和防暴警员。同时,他们也并不是完全不展示,而是使用了“Alpha ID”和“行动呼号”以作识别。

为何警方接纳了这样的方式?固然是大盗逼的……大家都知道,修例风浪以来,大盗对警员及眷属举行疯狂起底,并在网上公布警员的小我私家资料,甚至威胁吓唬子女。警务到处长邓炳强透露,有3000多名警员和眷属备受威吓,他不得不想措施掩护其下属。展示警员唯一无二的编号会令他们负担被起底的风险,因此警队不得不接纳另一个识别系统取代警员编号。

警方的这个识别系统不仅掩护了警员的隐私,又可以在须要时查证警务人员的身份,与警员编号一样均可让民众举行监视,又有何问题?周家明讯断警方败诉,说白了就是认为警方的做法并不足以到达市民监视警权的效果。然而,这样的裁决,让维护社会秩序的警员如何掩护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呢?要求警员恢复警员编号,岂非不是助长大盗继续起底警员的嚣张气焰吗?对众多的起底者,法院又严肃处置惩罚了几人呢?人权法、人权法,在周家明口中保障民众权利的神圣的人权法,又怎将维护社会秩序的警员及无辜的警属纳入保障规模呢?警员和警员眷属的人权岂非不是人权?然而,周家明此讯断向社会通报的信号就是,普通人的人权重于警员及警属的人权,况且周家明心知肚明,这里所谓的“普通人”,实际上绝大多数就是到场非法示威游行的大盗。在阻挡派、本土抗争派与警队的这场关于“编号问题”的坚持上,周家明的天平显着倾向了前者。所以说,问题不是出在事件自己,而是出在周家明的“态度”。

周家明对外一直体现出没有任何政治态度,但从其判案效果上看,很是显着地对乱港派体现出了同情甚至支持。周家明,依然是马道立的忠实手下、李柱铭的好徒弟……面临种种指责,也有人为周家明鸣不平。究竟,周家明是首位被委任为处置惩罚国家宁静案件的指定法官,来审理第一宗违反国安法案件。然而,这又能说明什么呢?这岂非就足以说明周家明完全胜任审理国安案件的职责吗?我们不如换个问法,周家明为何可以成为第一位审理国安案件的指定法官呢?先来看《香港国安法》中关于指定法官有哪些划定吧!《香港国安法》第4章第44条中明确,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主座应当从裁判官、区域法院法官、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上诉法庭法官以及终审法院法官中指定若干名法官,也可从暂委或者特委法官中指定若干名法官,卖力处置惩罚危害国家宁静犯罪案件。

行政主座在指定法官前可征询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宁静委员会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意见,指定法官任期一年。周家明之所以可以成为第一任指定法官可以说有诸多因素。

首先,他切合《香港国安法》中指定法官的条件,且已身居高等法院原讼庭法官的高位,指定他为第一任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官较为顺理成章。其次,周家明为人低调,且对外不体现自己的政治态度,不易引发各方争议。第三,周家明成为指定审理法官是其自己提出的申请,且上一段的法条中已经说明,特首在指定法官前可征询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的意见。

试想一下,审理第一宗国安案件这么好的出彩时机,有话语权的马道立怎么可能不为周家明争取呢?所以说,周家明成为第一任审理国安法案件的指定法官,有着诸多的利益平衡和角逐,绝不仅是能力出众亦或是爱国爱港态度鲜明所决议的。反而,从周家明讯断的《禁蒙面法》违宪以及“警员编号问题警方败诉”等典型案件中可以看出,周家明不仅带有政治态度,且其态度深受阻挡派影响。这些案件的讯断效果也充实讲明,周家明对《基本法》和香港法院统领权存在较大认识偏差,同时忽视了公共秩序和政府“为达至正当利益之所需”。况且别忘了,国家宁静案件大部门会涉及政治和社会民众利益等综合因素,更需要处置惩罚国家利益、香港社会整体利益和小我私家利益的平衡。

而周家明“象牙塔内”的发展履历以及其两位“朱紫”的引导贯注,导致其并没有能力成为一名及格的“船长”,掌握好香港特区国家宁静案件审理这艘“大船”的平衡!也许,周家明是一位具有良好专业素质的法官,可是对不起,他真的不适合审理国安案件!换人吧……。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网页版,华体会网页版登录入口

本文来源:华体会网页版,华体会网页版登录入口-www.yingbeautysal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