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要:检察院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管理中,应坚持“教育、职能、救助”的目标、“教育第一、处罚第二”的原则和优先覆盖、特殊覆盖、双向覆盖的司法原则。

检察院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管理中,应坚持“教育、职能、救助”的目标、“教育第一、处罚第二”的原则和优先覆盖、特殊覆盖、双向覆盖的司法原则。司法掩护原则是强制辩护、社会观察、适当的成年人参与、严格限制适用逮捕措施、有条件不起诉、封存犯罪记录等一系列特殊制度、法律和要求所依据的标准,体现了对未成年人的“特殊照顾”。资助未成年犯成为守法公民,意味着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管理要以教育、职能、救助为重点,促进其顺利、健康地回归社会,这对未成年人确立独立地位至关重要。

修订后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以下简称《规则》)中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法》一节,主要结合近年来未成年人检察事务的实践,进一步细化了对未成年人的司法涵盖。补充定义司法掩护的基本原则。

《规则》第457条第1款规定,检察院要坚持“教育、职能、救助”的目标,“教育第一、处罚第二”的原则,坚持优先覆盖、特殊覆盖、双向覆盖的司法原则。这是修订后的《规则》的一个突出亮点,因为司法掩护原则是强制辩护、社会观察、适当的成年人参与、严格限制适用逮捕措施、有条件不起诉、犯罪记录封存等一系列特殊制度、法律和要求所依据的标准,体现了对未成年人的“特殊照顾”。

特别是,该款将青少年刑事案件的管理界定为“为了资助教育和防止累犯”,这意味着对青少年刑事案件管理的明显偏见。资助未成年犯成为守法公民,意味着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管理要以教育、职能、救助为重点,促进其顺利、健康地回归社会,这对未成年人确立独立地位至关重要。扩大社会援助和教育措施的范围。

《规则》第457条第2款规定:“人民检察院可以利用社会力量开展对未成年人教育的财政资助。”这种划分突出了青少年刑事案件管理的特点和规律,为青少年检察执法联系社会资源提供了依据,也回应了实践中的“帮教难”问题。教育拯救未成年人需要综合运用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等方法,借助社会力量。

因此,社会化是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显著特征之一。1879年以来,美国成立了第一个现代社会事务专业协会(简称社工),——慈善矫正会议,社工开始涉足监狱、少年犯罪、角色医院等领域;1899年,伊利诺伊州建立了美国第一个少年法庭,这标志着社会工作在刑事司法系统中的首次正式出现。

从现在起,经过社会工作者专业培训的看守员、缓刑监督官或假释官将继承少年司法实践中的重要职责。近年来,我国社会工作者的专业化和职业化也取得了快速发展。北京、上海、浙江、广东、四川、云南等地的司法机关探索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委托社会工作者介入未成年人案件的社会观察,适宜成年人加入,取得了良好的执法和社会效果。

2018年,最高人民检察院与共青团中央合作签署《关于构建未成年人检察事情社会支持体系互助框架协议》,在40个地区开展了无检查社会支持体系建设试点。本文的界定是对上述实践的坚定探索,必将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增加并界定“适当保证人制度”。《规则》第463条增加第三款:“无固定住所、不能提供担保人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的,可以指定合适的成年人作为担保人。”这一界定源于上海探索的“适格保证人制度”。

这个系统
同时,也可以适用于有当地户籍但客观上缺乏有效监护条件,无法提供合格担保人的涉案未成年人。由于逮捕是指完全剥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其强制力是刑事诉讼中各种强制措施中最大的,对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影响较大,《刑事诉讼法》要求“严格限制逮捕措施的适用”,构建“适用的保证人制度”无疑有利于上述划定的有效实施。进一步细化对未成年人提问和质询的要求。

由于未成年人的生理和心理特点与成年人不同,为了掩盖其身心健康,保证其供述或陈述的客观真实性,讯问和询问方法与成年人不同。为此,《规则》围绕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理念,设计并规范了对未成年人的讯问和盘问,进一步体现了特盖原则。如《规则》第465条增加并划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明确拒绝加入法定代理人以外的适当成年人,且有正当理由的,人民检察院可以准许,但应当征求其他适当成年人的意见后通知其加入”,从而解决了未成年人在实践中拒绝加入适当成年人时如何具体处理处罚的问题。

根据上述划定,在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时,要求必须有合适的成年人在场,未成年人不得单独面对讯问,以达到对未成年人的特殊掩护;他们也要求尊重自己的个人意愿。再比如《规则》第465条增加了“询问未成年被害人、证人”的要求,“询问应当以一次询问为原则,停止重复询问”。

因为研究表明,反复提问会导致投诉内容失真,不一致率更高,孩子的痛苦程度增加。再比如,在第466条中增加了一款,明确了“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应当包括其人格尊严”的要求,这意味着讯问未成年人不能使用“威胁、引诱、欺骗”、“挑拨离间”等不尊重未成年人人格尊严、不利于其正确价值观形成、与帮助教育挽救违法未成年人的目的完全不同的战术。

进一步细化附条件不起诉和前科封存制度。《规则》第469-480条共用12条,第482-487条共用6条,进一步细化附条件不起诉和前科封存制度,这是本节修改最大的两项内容,其重要性可见一斑。对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修改主要包括以下几点:一、将《规则》第469条第二款中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代理人”修改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这主要是思量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本人与其法定署理人同样对附条件不起诉有异议权,因而也有事先听其本人意见的须要;而且,这样划定有利于掩护未成年人的到场权。

二是在第470条专门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署理人对拟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异议权”举行了细化,与原来划定相比显着体现出对“异议”的慎重看待,不是“他提异议,我们就起诉”,而是要认真审查其“异议”的详细内容并区别差别情况作出差别处置惩罚,包罗起诉、不起诉、调整考察内容等,这无疑有利于“异议权”的真正实现。三是《规则》第472条第1款增加划定了“被害人不平附条件不起诉决议的,应当见告其不适用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条关于被害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划定,并做好释法说理事情”。

增加第478条划定“磨练期满作出不起诉决议,被害人提出申诉的,依照本规则第四百七十二条划定管理”。第477条增加一款划定“磨练期满作出不起诉的决议以前,应当听取被害人意见”。

其凭据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二款的解释》关于磨练期满作出不起诉决议前应当听取被害人的意见,以及被害人对附条件不起诉和不起诉可以申诉,可是不能向人民法院提起自诉的划定。对犯罪记载封存制度的修改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在《规则》第482条增加一款,划定二审案件中下级检察院对犯罪记载要同时封存。二是在《规则》第485条增加一款,划定“未成年人犯罪记载封存后,没有法定事由、未经法定法式不得解封”。

这实际上是明确了封存的效力问题,即未成年人的犯罪记载一旦封存则终身有效,除有法定事由、经法定法式才气解封。“法定事由”,是指《规则》第485条第2款划定的两种情况:又犯新罪,且新罪与封存记载之罪数罪并罚后被决议执行五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发现漏罪,且漏罪与封存记载之罪数罪并罚后被决议执行五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三是在《规则》第486条关于封存不起诉相关记载的划定中,增加划定“除司法机关为办案需要举行查询外,不得向任何单元和小我私家提供”。四是增加一条即《规则》第487条划定“被封存犯罪记载的未成年人或者其法定署理人申请出具无犯罪记载证明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出具。

需要协调公安机关、人民法院为其出具无犯罪记载证明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予以协助”。从上述修改情况看,显着体现出“封存面宽”“封存措施到位”“查询面窄”“查询法式严格”的思路。

(检察日报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厅二级高级检察官张寒玉)。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网页版,华体会网页版登录入口

本文来源:华体会网页版,华体会网页版登录入口-www.yingbeautysalon.com